朋友,列车离站了

我暗中羡慕每一个人

人不能单靠能量棒活着

我十天吃完一打能量棒来替饭,现在连看到都想呕吐(但周一又要买了不然会被饿死,好歹这款都是坚果我还可以用健康哄骗自己

“暴力从不宣称自己的存在,或者存在的权利;它只是存在着。……一个悖论突出了他的行为。萨德说,但他是一种沉默生活的代言人,是绝对的、不可避免的无言之孤独的喉舌。”巴塔耶解读的萨德真是有一种理论上的迷人

唉我还是很喜欢

当然我也很那个的

能用“我的痛苦”这个词儿而不显得刻奇的人,世间少有的。我劝你少说

我对我写的cp:

你们最好不要有爱情

我好想去博物馆买麦克白夫人洗手皂

我觉得很梦幻

那种 在午夜散发着蓝光 咕嘟咕嘟响着的水壶

说真的洛丽塔是我的文学启蒙,我估计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情结

魔幻:希腊语课上两个人因为拉丁语吵起来了

这首歌简直是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