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蝎子

那天的太阳也会像这样吗

但是阿伽门农真的好美()

(第一曲首节)“我要提起那两个率领军队出征的幸运的元帅,那两个当权的元帅——我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受了神的灵感也还能唱出动听的歌词——我要提起阿开俄斯人的两个宝座上的元帅,率领希腊青年的和睦的元帅,他俩手里拿看报复的戈矛,正要被两只猛禽带到透克洛斯(特洛亚的第一个国王)的土地上去,鸟之王飞到船之王面前,其中一只是黑色的,另一只的胡子却是白色的,它们出现在王宫旁边,在执矛的手那边,栖息在显著地位上,啄食一只怀胎的兔子,不让它跑完最后一程。唱的是哀歌,唱的是哀歌,但愿吉祥如意。

(第一曲次节)那军中聪明的先知回头望见那两个性情不同的阿特瑞代,就知道那两只吃兔子的好战的鸟象征那两个率领军队的将领,因此他这样解释这预兆:“这远征军终于会攻陷普里阿摩斯的都城,城外所有的牛羊,人民的丰富财产,将被抢劫一空,但愿嫉妒不要从神那里下降,使特洛亚即将戴上的结实的嚼铁,这远征的军旅,暗淡无光!因为那贞洁的阿耳忒弥斯由于怜悯,怨恨她父亲那只有翅膀的猎狗把那可怜的兔子,在它生育之前,连胎儿一起杀了来祭献,那两只鹰的飨宴使她恶心。唱的是哀歌,唱的是衰歌,但愿吉祥如意。

(第一曲末节)“啊,美丽的女神,尽管你对那些猛狮的弱小的崽子这样爱护,为那些野兽的乳儿所喜欢,你也应当让这件事的预兆应验,这异象虽然也有不祥之处,总是个好兆头。我祈求拯救之神别让他姐姐对达那俄斯人发出逆风,使船只受阻,长期不能开动,由于她想要求另一次祭献,那是不合法的祭献,吃不得的牺牲,会引起家庭间的争吵,使妻子不惧怕丈夫,因为那里面住着一位可怕的,回过头来打击的诡诈的看家者,一位记仇的,为孩子们报仇的忿怒之神。”这就是卡尔卡斯对着王宫大声说的,从路上遇见的鸟儿那里看出来的命运,里面搀和着莫大的幸运,与此相和谐的是,唱的是哀歌,唱的是哀歌,但愿吉祥如意。

……


(第四曲首节)从斯特律蒙吹来的暴风引起了饥饿,有害的闲暇,危险的停泊,使兵士游荡,船只和缆索受亏损,时间拖得太久,阿耳戈斯的花朵便从此凋谢枯萎,先知最后向两位领袖大声的说出另一个比猛烈的风暴更难忍受的挽救方法,并且提起阿耳忒弥斯的名字,急得阿特瑞代用王杖击地,禁不住流泪。

(第四曲次节)那年长的国王说道:“若要不服从,命运自然是苦;但是,若要杀了我的女儿,我家里可爱的孩子,在祭坛旁边使父亲的手沾染杀献闺女流出来的血,那也是苦啊!哪一种办法没有痛苦呢?我又怎能辜负联军,抛弃舰队呢?这不行,因为急切的要求杀献,流闺女的血来平息风暴,也是合情合理的啊!但愿—切如意。

(第五曲首节)他受了强迫戴上轭,他的心就改变了,不洁净,不虔诚,不畏神明,他从此转了念头,胆大妄为。凡人往往受“迷惑”那坏东西怂恿,她出坏主意,是祸害的根源。因此他忍心作他女儿的杀献者,为了援助那场为一个女人的缘故而进行报复的战争,为舰队而举行祭祀。

(第五曲次节)她的祈求,她呼唤“父亲”的声音,她的处女时代的生命,都不曾被那些好战的将领所重视。她父亲作完祷告,叫执事人趁她诚心诚意跪在他袍子前面的时候,把她当一只小羊举起来按在祭坛上,并且管住她的美丽的嘴,不让她诅咒他的家。

(第六曲首节)那要靠暴力和辔头的禁止发声的力量。她的紫色袖子垂向地面,眼睛向着每个献祭的人射出乞怜的目光,像图画里的人物那样显眼,她想呼唤他们的名字——她曾经多少次在她父亲宴客的厅堂里唱过歌,那闺女用她的贞洁的声昔,在第三次奠酒的时候,很亲热的回敬她父亲的快乐的祷告声。


评论(3)

热度(6)